当前位置:笔趣阁 > 元尊 > 第七百三十九章 夭夭冰封

第七百三十九章 夭夭冰封

“夭,夭夭?!”

周元抱着夭夭的娇躯,感受着其中散发出来的冰冷之意,面sè瞬间煞白,声音都是变得颤抖起来,眼中满是慌乱失措。

“苍渊师父!”

不待他声落,苍渊的身影已是闪现而来,他手掌一抬,夭夭的娇躯便是缓缓的漂浮在面前,只见得她?#21069;尊?#22914;玉的肌肤上,此时满是裂痕。

那些裂痕遍布着她的身躯,令得此时的夭夭看上去宛如一个破碎的瓷娃娃,令人无比的痛惜。

苍渊神情凝重,叹道:“果然还是这样。”

“她怎么了?”周元急忙问道。

苍渊皱眉道:“她解开了封印,释放出了极为?#30475;?#30340;力量,但她的肉身却是无法承受,如今肉身濒临破碎兵解,为了自保,她体内的力量开始封闭意识,令自身陷入?#20102;!?/p>

“这可麻烦了。”

“如果是别的人,肉身就算毁了,自然有诸多方法来重铸,但夭夭若是失去了这具身躯,那就再无重铸的机会。”

“而且夭夭肉身受创太重,即便如今陷入?#20102;?#20294;也只能延缓肉身破碎的时间,一旦肉身抵达极限,依旧会破碎兵解。”

周元面sè忍不住的一变,他没想到,肉身出现问题对于夭夭而言,竟然如此的?#29616;亍?/p>

咻!

此时一道流光暴射而来,落在了夭夭的身上,正是吞吞。

它此时也感觉到了夭夭的状态,发出了不安的哀鸣声,旋?#27492;?#30475;向周元,忽然张嘴吐出了一枚玉简。

周元接过玉简,神魂一扫,发现其中竟然是一些如何进化“银影”的方法,这令得他愣了下来,显然,这些应该是夭夭所留。

周元手掌紧紧的握着玉简,一股深深的自责?#21487;?#24515;头。

因为他感觉夭夭为他所做的实在是太多了,而最终他却没有保护好她,甚至最后,还因为他的原因,逼得她不断的解开封印。

他知道,以夭夭的实力,就算不敌对方,可如果要走,那必然是极其轻松的,但却因为他的存在,夭夭并没有想过独自的离开。

这一刻,周元是如此痛恨自身的弱小。

如果不是他不够强的话,今日的?#32622;媯?#21738;里需要夭夭来出手!

这些年来,他引以为傲的修炼,甚至最终打败武煌,武王所带来的一些自得,在这一日之内,显得如此的可笑。

在真正的强者面前,他周元宛如蝼蚁一般,任人践踏。

“苍渊师父,求您救救夭夭。”周元声音沙哑的颤声道,此时的他,犹如溺水之人一般,拼命的想要抓住一切的机会。

苍渊看了一眼周元,此时的后者,神情恍?#20445;?#26377;些失魂落魄。

虽然苍渊与周元到现在为止,其实所见不过是第二面,但他却是知晓这个少年人的心性,当年他无法开八脉修行,都依旧未曾如此,可见此次夭夭的受创,对他是多大的打击。

不过,面对着夭夭这种情况,连苍渊都是感到极其的棘手。

这世间修复肉身的手段很多,但其中绝大多数都对夭夭没有效果,因为她本就不同寻常,自

然也就不能以寻常方法来估量。

“你?#34453;?#21035;急,我自然会尽一切的办法帮夭夭恢复肉身。”苍渊微微沉吟,?#32531;?#34966;袍一挥,一具散发着极寒之气的水晶棺出现在面前。

夭夭的娇躯缓缓的飘起,?#32531;?#22312;周元那没有焦距的目光中,落进了水晶?#23383;小?/p>

吞吞跳上水晶棺,锋利的爪子不断的在?#35813;?#30340;棺壁上划过,带起冰屑飞舞,发出焦急的悲声。

苍渊叹息一声,没有阻拦它,吞吞与夭夭相伴这么多年,也是感情深厚,如今这一幕,它自然也是难以接受。

暂时任由吞吞发泄,苍渊抬头看了一眼遥远界壁处,那里还有着裂痕存在,其中可见冰冷的金sè巨目,显然,那圣族的强者也是感应到了他的存在。

“周元,接下来我将会带夭夭离开苍玄天,不然的话,圣族至强者必然会想尽办法降临下来。”

苍渊将目光看向周元,沉吟了一下,道:“你留在苍玄天内?#24067;?#20854;的危险,所以也随我去吧,另外夭夭之事,或许还需要你出力。”

周元没有多少的犹豫,直接点头。

对于自身的危险,他现在并没有多少的在意,但如果能够帮夭夭恢复,不管需要他做什么,他都不会拒绝。

“苍渊师父,?#34433;?#21435;安排一下。”

周元深吸一口气,压制着心中的悲伤,勉强的笑道。

苍渊轻轻点头。

周元这才转身而去,直接落向青阳掌教他们所在。

而瞧得他的到来,青阳掌教,玄老,洪崖峰主,白眉老人,灵均峰主皆是眼神有些复杂,毕竟今日这场惊天动地的大战,周元在其中显然?#21069;?#28436;着极为重要的角sè。

不提附其身躯的苍玄老祖了,夭夭与那位神秘的黑袍老人,?#21152;?#21608;元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。

而谁能想到,周元自身,却仅仅只是神府境而已。

这种实力,正常说来,其实是没有资格参与今日这场影响苍玄天格局的惊天大战,可偏偏周元参加了,而?#19968;?#20855;备着无法忽视的作用。

所以再面对着周元时,他们已经不能再将他当做寻常弟子来?#21019;?#20102;。

“周元,今日之战,若非你的话,恐怕于我苍玄宗而言,将会是一场大灾难。”青阳掌教感叹道。

“掌教太看得起弟子了。”周元苦涩的一笑,道:“掌教,接下来?#19968;?#31163;开苍玄天一些时间,还请苍玄宗能够照顾一下我父王与母后。”

他此次令得圣元计划破灭,可谓是与圣宫结下了死仇,他倒是?#24908;?#20160;么,唯一担心的便是圣宫对其父王母后进行报复。

毕竟大周对于圣宫那种庞然大物而言,实在是太过的渺小。

青阳掌教闻言,肃容道:“放心吧,你终归还是我苍玄宗的弟子,此次若不是你分解了苍玄圣印,恐怕就被那圣元得手了,这对我们苍玄宗而言,算是大恩。”

“你离开后,?#19968;?#27966;遣强者坐镇大周,一旦有变故,?#19968;?#20146;自出手,只要我苍玄宗不灭,就没人?#35828;?#20102;你父?#28014;!?/p>

周元神sè微松,青阳掌教可谓是给予了极重的承?#25285;?#26377;他相护,想?#22829;?#20250;有人轻易

敢对他父王母后做什么。

至于圣宫,就算那圣元对他恨之入骨,但如今他被重创,就算是日后伤势恢复,恐怕其最重要的心思,?#19981;?#25918;在搜寻苍玄圣印碎片上面。

接下来的这些年,苍玄天内,必然是会因为圣印碎片而掀起诸多的腥风血雨,即便是六大巨宗都必然会牵扯进去,无人能够避免。

不过,正是这?#21482;?#20081;,反而会令得圣宫难以专心的对付苍玄宗,而只要苍玄宗稳固,自然也就不会有人敢打他父母的主意。

他此次离去,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归来。

不过,他相信,当他再度回到苍玄天时,他必然不会再如同今日这般的弱小,那个时候,他会将一切的恩怨都算得清清楚楚。

周元的目光,看向圣元先前离去的方向,眼中有着无尽寒意。

这圣元与圣族,就是导致今日夭夭重创的罪魁祸首,现在的他,的确没有资格找他们算账,可未来,当他拥有着足够实力的时候,这些帐,他会来一笔笔的算!

周元对着青阳掌教郑重的行了一个大礼。

“?#36824;?#25484;教!”

“我父王母后,就拜托了!”

声音落下,他再度看了一眼玄老,冲着他也是行了一礼,?#32531;?#20415;是不再犹豫,转身回到苍渊的身旁。

而此时,?#35828;?#26410;曾离去的各方强者,都是注视着他们。

苍渊则并没有理会那些目光,他袖袍一挥,面前的虚空便是缓缓的撕裂开来,形成了幽黑的空间通道,不知通往何处。

?#30333;?#21543;。”

苍渊手扶着水晶棺,?#32531;?#29575;?#24525;?#20837;空间通道。

周元走在后面,他转身再度看了一眼这方天地,最后不再有丝毫的犹豫,霍然转身,迈入空间通道之内。

空间通道旋转,将他们的身影吞没而进。

而望着苍渊的离去,?#35828;?#21508;方的强者,皆是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。

苍渊的实力太强,这是一头巨龙,如果他选择留在苍玄天内,那么对于苍玄天的格局将会造成难以估计的影响。

青阳掌教也是凝望着周元消失的地方,许久后,方才缓缓的道:“我有着预感,等这小?#19968;?#20877;度回到苍玄天时,恐怕连我等,都无法再小觑于他了。”

“呵?#29301;?#25105;倒是很好奇,那时候的他,究竟能够抵达哪一步…”

说完,他看向这片历经大战而崩塌的大地,深深的吐了一口气。

这场决定着苍玄天未来格局的惊天大战,总算是落幕了。

不过,青阳掌教知道,这并非是结束,因为苍玄圣印分解的?#20498;剩?#25509;下来的这些年,或许苍玄天将会迎?#21019;?#26410;有过的大混乱与大纷争…

这对于苍玄宗或许其他巨宗而言,倒也并不算坏消息,毕竟总算是将圣元的野心暂时遏制了下来。

而在此之前,恐怕谁都无法想象,这场大混乱,竟是由一位神府境的年轻人一手造就…

今日之战,未来必然会在苍玄天内广为流传,而周元之名,也将会在这苍玄天内,真正的人尽皆知…

(苍玄天卷落幕。)

看网友对 第七百三十九章 夭夭冰封 的精?#21183;?#35770;

?#29575;?#25512;荐: 元尊
女巫宝藏走势图